卖报文学

首页 这个剑修有点稳
字:
关灯 护眼

第十三章 道元子

        ,这个剑修有点稳

        “藏族.......”

        “原来你是长生族的人吗?”

        陆青山脑海里闪过一张透着精灵顽皮神气的面庞。

        藏小剑。

        那个笑起来会露出两排晶晶发亮雪白细牙的小姑娘。

        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答案。

        藏小剑出身不凡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只是这些年陆青山也不是没有留意过,可即使如今他身居道宗之主的高位,也依然是没有找到藏小剑的家族或宗门的半点相关消息。

        雁过留痕。

        即使是隐世宗门或者隐世家族,也不可能丝毫痕迹都未留下。一秒记住https://m.51kanshu.cc

        除非……

        藏小剑的家族根本不存在于苍穹天!

        陆青山也有考虑过这个可能,但又不太现实。

        藏小剑分明是人族,两人又是在苍穹天的南域外海相遇,那她又怎可能是界外生灵?

        如今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的确不是界外生灵,不过也并非苍穹天人族。

        她是界海长生族。

        陆青山几乎已经肯定,藏小剑必然来自藏族。

        “还有机会再见面吗?”他想。

        ........

        陆青山再回过神来时,楚牧神早已不见踪影。

        “五劫境进阶任务:【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已经完成!”

        深蓝面板上,一行萤火小字在此时悄无声息地闪过。

        陆青山来天河城最重要的目的已经达成,只是他心中却没有半点闲适。

        刚刚的那段谈话,太过惊人以及沉重,他还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

        “先去看看藏族的具体资料以及.......位置所在吧。”陆青山摇摇头,决定暂时将那些沉重的事情摒弃到一边,先去查阅一番有关长生族的资料。

        道族的神异是洞悉诸法,藏族能与之并列七大长生族,所拥有的神异肯定不会只是当初藏小剑所说的“对剑的感知能力极强”。

        所以,藏族的神异又会是什么?

        这些东西,楚牧神都没有与他具体介绍。

        .......

        走下城头,老修士不知何时已经回来,正在等着陆青山。

        “陆宗主。”见到陆青山走了下来,老修士立刻是迎上前去打了个招呼。

        陆青山点头示意。

        “陆宗主初来天河城,对天河城并不熟悉,想去何地与老朽说就行了。”老修士被安排为陆青山的向导。

        “劳烦带我去天河城的藏典之地。”陆青山道。

        “陆宗主跟我来。”老修士客气道。

        ........

        再次经过天河城中心时,这里的动乱早已平复,一切恢复了平静。

        齐补天的做事效率极高。

        陆青山又看了眼那一截无比粗大的干枯树木。

        “是错觉吗?”他眯起眼,心中一惊。

        不知为何,他竟然感觉那截枯木中所蕴含的道祖之力,似乎是变得淡薄虚弱了一些,要走向真正的干枯。

        是错觉吧。

        两万年都未彻底干枯死去的圣物,怎会在这短短的时间流逝中就发生变化。

        “你便是陆青山?”一个极其浑亮的声音突然从头顶传来,让陆青山从微微失神的状态中回复过来。

        只见天空中一个修士骑着一头缭绕着云气,显然不凡的白玉狮异兽,自高处从天而降。

        修士坐在白玉狮子的背上,居高临下地俯瞰着陆青山。

        “剑宗新任宗主?”

        在眼前修士出现的一瞬间,老修士就露出警惕的神色。

        陆青山顿时明白了许多,他抬头,微微眯眼,看向来者。

        面向看起来很年轻,肤色极为白皙,虽然是男性,但是整個人散发着一股阴柔的气质,显得极其变态。

        这不就是典型的反派形象吗?

        没来由的,陆青山心中闪过这个念头。

        “不用看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那个修士看见陆青山的目光,毫不在意,目光直勾勾地看着陆青山,“我叫道元子,道晨乃是我的叔祖。”

        道晨,便是当年窥探谢青云剑道,而被谢青云戳瞎双眼的道族长老。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这是找场子来了啊,陆青山心中有数。

        看来这个道族在天河城里算是手眼通天啊,他才刚来天河城不久,竟然就被道族的人找上门来了。

        “当年我叔祖不过是多看了你们那个死去的宗主一眼,就被他仗着势大,戳瞎了双目,”道元子话语轻飘飘的,“你该庆幸幸好你的修为低下,跟我差得太远,我不好以大欺小。

        不然我今日必戳瞎你的双目,作为当年你们宗主所做所为的些许赔礼。”

        道元子已经是九境修士,陆青山不过四劫境,所谓“以大欺小”之言,倒不算是狂妄之语,似乎是事实。

        “叔祖他这些年闭关苦修,修为大有所进,本还想有朝一日一血当年之耻,却没想收到谢青云身陨的消息,唔,真是可惜了。”道元子又说道。

        他嘴上说着可惜,神态以及语气却是无比的散漫随意,尽显轻慢与奚落,言辞极其不善。

        “不过是初步合道,合的指不定还是从哪偷来的大道,有什么好自傲的?

        以大欺小?真正一战的话,我必将你镇压。”陆青山冷目以对,语气十分冷淡。

        虽是针锋相对,但又确实是事实。

        渡劫境之后为合道境,合道境又分为四步,走过了四步,才可登临尊号境。

        道元子虽为合道境修士,但气息并不算特别强大,只是一步合道,而且大概率是借助本族洞悉诸法能力,窃取旁人大道得以合道的“盗版”合道修士。

        这样的合道修士在陆青山看来,并不算强大,更不是不可敌。

        要知道,他曾在燕兰关正面击败洗剑池宗主,白霜剑主。

        虽然最终的胜利是借用了洗剑池二十万剑之威,并不完全算是陆青山的战力,但也足以证明他如今已然拥有与九境修士正面一战的实力。

        白霜剑主,毕竟是七劫境剑修。

        显然,眼前的道族之人消息滞后,并不知晓此事,不然哪有胆子来招惹陆青山。

        也不奇怪,天河城位于界海之上,与苍穹天隔绝,消息流传的并不快。

        更别说道族本身还不是苍穹天生灵,在苍穹天内无势力,对于来自苍穹天的消息就更不灵通了。

        “好胆,我可以认为你在挑战我吗?”道元子眼睑垂下,盯着陆青山,愠怒。

        “偷来”二字,显然触碰到了他的禁忌区域。

        事实虽然如此,但他们道族从来听不得这种话。

        外人一旦敢在他们面前说这种话,必然会招至他们不死不休的报复。

        “挑战?”陆青山摇了摇头,“你可不配这两字,你可以当做是.......”

        “挑衅。”

        陆青山用比刚刚道元子更为随意的姿态说道,看起来好像根本没有将他当做一回事。

        道元子十分张扬,降落的时候本就吸引了许多天河城修士的注意,再加上他直呼陆青山名字,更是让许多人好奇与留心,开始关注起来。

        但天河城修士们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演变成如今这般。

        四劫境的剑修挑战一步合道的强者,着实引发大震动。

        跨境界挑战的难度太大了,至少要有六劫境乃至七劫境的强大底蕴,才能做到,陆青山却想凭借四劫境的修士行这逆天之举。

        特别是道元子还是一个天才。

        他是道族之中少有的自行合道的九境修士,大道是他自己走出来的,而不是偷来的。

        再配合上洞悉诸法的神异,斗法简直无往不利,战力十分强大,是道族的天骄。

        天骄逆伐高阶修士屡见不鲜,可若对手同样也是天骄,又相差一个大境界的话,基本没有胜算。

        “太狂妄的人是活不长的,比如伱们的老宗主。”道元子说道。

        他得知陆青山来到天河城的消息,故找了过来,本意不过是敲打一下陆青山,替自己的叔祖出口气,不曾想陆青山竟然如此大胆以及直接,直言要镇压他。

        “太狂妄的人活得长不长我不知道,废话多的人倒是一定活不长。”陆青山针锋相对。

        这是大实话。

        反派向来死于话多。

        天河城修士咂舌。

        不愧是剑宗的人,这霸道姿态简直剑宗本剑,面对境界高自己一大阶的修士,张口就要镇压。

        “诸位,你们可以证明,今日不是我道元子以大欺小,是他自己出言不逊,要挑战于我,我不得不出手让他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道元子虽然震怒,但对于陆青山的挑衅却是求之不得,大声对四周的天河城修士宣告道。

        他其实按身份来说,是低于陆青山的,一直将“以大欺小”挂在嘴边,本着就是故意压制陆青山的意思。

        陆青山看得一清二楚,但不屑于口舌之争。

        “聒噪。”他口中吐出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