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文学

首页 飞越泡沫时代
字:
关灯 护眼

1171. 截然不同


几年前,岩桥慎一断言,接下来是乐队的时代。渡边万由美正是被他说服,这才义无反顾,和他一起,向着这个方向努力。

    也果真, 如他所预言的那样,第一把火点燃之后,乐队时代来得轰轰烈烈。

    genzo成立,短短几年,就一跃成为唱片业界不能小觑的力量。当年的小经纪人成了唱片业界的大人物,当初选中了岩桥慎一的渡边万由美, 也从“渡边制作的万由美小姐”,到成为拥有自己一片事业的“渡边社长”。

    渡边制作的火种, 与乐队时代的第一把火一起点燃。

    今时今日, 岩桥慎一对着她说,小室哲哉制作的电子舞曲之中,有着时代的脉搏,往事不禁历历在目,仿佛又回到那时,在众人皆不看好的的时候,听到岩桥慎一的点子。

    事到如今,他既是那个被小室哲哉的点子打动的人,也是要再一次说服她的人。

    方才的对话之中,岩桥慎一并没有使用什么话术,甚至没有试图说服渡边万由美什么。然而,往事与如今之间的巧合, 让渡边万由美不能不回想起过去,紧接着,岩桥慎一曾经打动过她的那些话,一句又一句,如雨滴落在土里那样,浸湿她, 软化她。

    渡边万由美用这一句没头没尾的感慨,仿佛现在的自己与几年前的岩桥慎一对话那般,确定自己此番再度被他说服,相信——“接下来是电子舞曲的时代”。然而,她只会在心中如此想象,绝不会将这话宣之于口。

    因为,此时此刻,与其说是被岩桥慎一说服,不如说,是与岩桥慎一利益相连之下的判断与选择。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次,岩桥慎一从头到尾没有试图说服她,更没有使用什么“话术”。

    尽管往事与如今之间带着巧合,但如今的她和岩桥慎一,与过去已是截然不同。

    不过,几年前,是从岩桥慎一的预言之中看到了利益,所以她才义无反顾。从利益角度来说, 现在也没什么两样。

    而她也不能避免的觉得,新的时代,的的确确,这就要到来。

    trf的合约归属,既然在岩桥慎一的计划之中是最无关紧要的,那么,看过了岩桥慎一这计划的一角的渡边万由美,就不能不考虑,他真正想要和研音合作的内容。

    想到这里,渡边万由美微笑了一下,“接下来,我就拭目以待了。”

    她不解释自己刚才那句“话术一流”到底指的是什么,岩桥慎一也并没有问,回了她一句,“彼此彼此……我也正拭目以待,等着看小室桑的电子合成器里,到底有没有魔法。”

    这种不含好奇心的相处,让两人虽然聊得热络,却不免透出一丝公事公办。

    他看着渡边万由美变得微妙的表情,自己若无其事的替自己开脱,“‘电子合成器里的魔法’,这是转述小室桑的话。”

    渡边万由美不禁莞尔,“从小室桑嘴里说出来,是比从你嘴里说出来更合适。”

    “听着可不像是什么好话。”岩桥慎一自嘲。

    渡边万由美说得轻巧,“既不是好话,也不是坏话。是普通的说着自己的感想。”

    要是随着她的话说下去,岩桥慎一自知赢不了她,便开起了玩笑,一句自嘲兼挖苦她,“尽说些让人接不上的话,跟下逐客令似的。”

    结果,歪打正着,令渡边万由美一时语塞,真叫他扳回来了一局。

    两个人接下来都各自另有安排,岩桥慎一赢得这一局,见好就收,适时告辞,“……下午,还要亲自拜访一趟有线放送协会的人。”

    渡边万由美不紧不慢的还给他一句,“说完让人接不上的话,立刻就走人,够精明的。”

    “饶了我吧。”岩桥慎一投降。

    他边笑边说,“这不是精明,是有自知之明。”

    渡边万由美又一次,克制住在这场仿佛是兴致而起的唇枪舌剑中当个胜利者的念头,如同克制住内心要问而又没有问出口的问题,露出个微笑,和岩桥慎一说起了道别时的客气话。

    ……

    二十一日,中森明菜要在中野sunplaza举办今年最后的一场演唱会。虽说距离除夕还有十天,不过,却是以圣诞和跨年的主题来准备的。

    本来,“跨年演出”这回事就是如此,进了十二月,天天都是跨年。

    跨年演出,有的歌手喜欢宽阔的大场地,与到场的上万名观众一起倒数计时——美和酱跟中村兄就是这样。

    同样是在年末,二十七日的时候,dreams orge true要在横浜arena开跨年演唱会。当然,是只有美和酱跟中村兄主演的二人体制。

    而中森明菜就正相反。平时就偏爱小场地的她,在带有跨年意义的演出上面,更想要选個小巧玲珑的地方。在她看来,如果不能和歌迷拉近距离,就谈不上是一起“跨年”。

    为着她这份坚持,为今年收尾的一场演唱会,就选了中野sunplaza这个小巧的地方。

    不过,室内的小场地也有它的好处。那就是,母亲千惠子也可以到场观看。

    如果是万人规模的大型演出,对身体欠佳的千惠子来说,有些难以支撑。但中野sunplaza这样的场地,千惠子也可以放心前来捧场。

    自从与中森明男离婚,搬去北千住之后,因为要重新经营自己的生活,对一向好胜不服输的千惠子来说,宛如迎接了一个新的挑战,让她干劲儿十足。

    这份干劲儿,在千惠子不知不觉的时候,往她的身体里注入活力。这段时间以来,她的精神更好,气色也不错。听女儿说起年末的演唱会,极有兴趣,想去看演出。

    “好多年都没看过明菜酱的现场了。”千惠子跃跃欲试。

    曾经,中森明菜刚出道的时候,千惠子若是有捧场的机会,绝对不会错过。那时,看着台上闪闪发光的女儿,仿佛自己年轻时的梦想也终于如愿以偿。

    但后来,当女儿在舞台上飞速成长,千惠子看着她的时候,就不再有这样的念头,留下的,只有为她感到骄傲的心意。

    而今时今日,想到去看女儿的演出,千惠子心里,装着的是一份身为观众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