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文学

首页 我真不想成为天灾啊
字:
关灯 护眼

第1180章 「存在的意义」(4800字)



        “毫无逻辑!”

        KK的声音平静而冷漠,但在他说话瞬间,星河扭曲,虚空震颤。

        成片成片的智械在他的话语中熄灯倒下。

        “KK,你渴望成为人!否则,你也不会成立‘至高议会’,禁锢着其余学者,强行逼迫他们和你融合成一个整体!”

        “没有根据!”

        “证据要多少我有多少!可你心中有数!”

        尹凛与独眼神明转瞬间,在争吵中,跨越千万里之外,二人的身影在星河中闪烁。他们的动作看似很缓慢,但旁人莫人敌看来,他们的拼斗场景就像是卡帧的电影,一顿一顿,无法用肉眼捕捉。

        “肉眼不可及,老夫便用‘心眼’。”

        莫人敌顷刻后了然,闭上凡胎肉眼,用心感悟。

        果然看清晰了些。

        朦胧的视野里,两道影子越发清晰。

        极意点燃,莫人敌心中战意高昂,蠢蠢欲动,但他没有贸贸然出手,寻求机会。

        远处。

        几道身影一边穿插在混乱的智械群中,跨越破碎大陆,踏着尹凛设置的传送光带,高速向这边接近。

        饶说是高速,但这毕竟是浩瀚星空,一时半会来不及至此。

        尹凛与涅墨西斯的争吵,一开始仍能听清只言片语,但打到后面,当空间破碎时,只剩下一阵阵嘈杂的声音,莫人敌也不知道那边正在聊些什么。

        ……

        星河深处。

        雷鸣电闪。

        尹凛掌控无限,他虽不知道为什么他已成神,「无限」王座仍缺一角儿,但他这些年的耕耘,让他在无限王座上刻下了无数的“密码子”,就像是“三原色”的排列组合能衍生出无数种颜色,二进制“1”和“0”能创造出无穷的世界那般,如今的尹凛成神后,已达到了近乎“言出法随”的境界。

        招式?

        技能?

        强化?

        不。

        尹凛已不拘泥于表面上的形式,任何技能,所有强化,只要尹凛能够理解,曾经接触,就能够一念之间,模拟使出,森罗万象,无限变化。

        涅墨西斯周围,空间如万花筒般压缩,内含闪电雷霆、火焰狂风、雪花冰霜、黑暗岩浆、湮灭扭曲、崩塌再生,所有尹凛所能接触到的大自然的伟力,如一幅幅微缩的抽象画,拧成一束束无坚不摧的长矛,在虚无的深空中凭空生成,向涅墨西斯绞去。

        涅墨西斯那恒星压缩而成的“独眼神明”,在尹凛眼花缭乱的神力轰炸之下,被炸出了花儿,但他背后仍是连接着万物中枢,涅墨西斯累积了无数年的“源”,断然不绝地从涅墨西斯背后的链接管道灌输进涅墨西斯体内。

        一位神能有什么表现,并不完全取决于他的权柄与序列。

        在源海内,源不可能凭空生成,这是一个日积月累的漫长积蓄过程,尹凛的灵能值体系在乌路路的一杯「娇羞」下顶破了最后的限制锁,灵能值转换成了类似于“神力”的更为高度浓缩、精粹的体系。

        但在这疯狂的输出之下,即便是神,也不可能无穷无尽地输出下去。

        尹凛如今举手投足间,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他所模拟出的“天灾”,能轻易覆灭一个世界的生灵。

        天灾人祸,尽在他手。

        但他如今所面对的,是一位在源海“混乱航道”纵横了不知多少纪元的“智械之神”,比拼“源”的底蕴,尹凛是不可能拼得过的。

        涅墨西斯当然不会任由尹凛骑脸输出,到了他们这个境界,一切花里胡哨的技巧反倒被澹化,纯粹的源的拼斗,世界底蕴的拼斗,才是神战的真正要义。涅墨西斯不慌不忙地硬吃尹凛的攻击,时不时反抽一下。

        可怕的扭曲与光线,自那颗独眼射出。射出的光线就像是迷你的源能炮,蕴藏着撕毁一切的伟力。尹凛的身躯一次次地被损毁,转眼原地修复,然而这种修复,同样是需要消耗源。

        眨眼,尹凛库存里的“源电池”剧烈消耗,眼看告急。

        二位神明的打斗让空间出现了一道道裂纹,莫人敌纵身后退万丈,仍觉不够。这时其余大胆艺高人终于呼哧呼哧来到莫人敌身边我,问尹凛的情况。

        织田舞双童血红,布满血丝,两把刀在鞘中呼之欲出。其中一把刀上,连着血管的眼球微微睁开了一道缝隙。她急促询问:“他呢!”

        李二胖与苏小素携手前来。

        苏小素脸颊如刀割般多出了几道裂痕,似鱼鳃般微微翕动。

        “爸爸呢!”雪儿左手提着狗,脸上可见焦虑之色。

        其他人本不想让雪儿来,但除了莫人敌谁也拦不住她。

        狗子纯属无辜,两眼泪汪汪的,提着锤子进退两难。

        李长歌最后抵达。

        他嘴巴上贴了一个呼吸器。背后贴了一片肉膜,肉膜是莫莉给的,按下去后,能生成简易的能量光膜,比笨重的太空衣好用。

        其他人一看李长歌,神色各异。

        李二胖直接就鄙视了,撇嘴:“啧,居然还要带呼吸器。”

        雪儿叹息摇头。

        狗子咧嘴,邪魅嗤笑,犬牙交错。

        苏小素平静道:“你不该来,会死的。”

        “艹!我是人!我是人!我可是纯种的人呐!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李长歌内心一崩,哭丧着脸:“人和其他物种,不可一概而论!”

        李二胖指了指汪天帝:“可你连狗都比不过。”

        苏小素:“可你连狗都比不过。”

        雪儿:“你连汪儿都比不过喔!”

        织田舞:“算了,人和狗不能比。”

        李长歌惨遭鄙视,欲哭无泪。但哭着哭着又笑了起来。

        几人面面相觑后,在破碎星空上,在面临毁灭的世界中,他们相视轻笑,尽在不言中。

        除了雪儿之外,他们与尹凛认识的时间最为长久,在知道尹凛独自一人在星空深处与屑神死斗后,他们第一时间,赶来此处。

        他们怎会不知以他们的位格,来了极有可能就是“送”,但他们还是来了。

        “哟!”

        蝙蝠用力抱着跟自己体型差不多的“小乌人偶”,落在了李二胖头上。

        并不是格林和胖子关系亲密,而是因为他的头最大,脑壳平,适合停机。

        李二胖知道这位大老的可怕之处,不敢怒不敢言。

        “嘘!”莫人敌竖起食指,用力嘘了一声。虽然他们如此心大让莫人敌颇为欣赏,但现在不是打岔的时候。

        莫人敌隐约看出来了,他用“心眼”察觉到,有一股气从宇宙中心那个看似一碰就碎的多边形结晶、源源不断地通过头发丝般细小的管道传输到“屑神”体内。朦胧的“心眼”直觉让莫人敌察觉到了,只要切断独眼神明与多边形结晶的联系,尹凛就有机会赢。

        “小雪,你与老夫一同出手,一人一拳,砸碎那破玩意!”

        沉吟片刻,莫人敌招呼小雪。

        小雪虽说是后辈,但这些年莫人敌教了雪儿不少东西,他早已将雪儿看作了自己“亲传弟子”。

        “好嘞!莫爷爷!”

        “说了多少次了,按辈分,叫伯伯!”

        莫人敌纠正道。

        “好叭,莫伯伯。”雪儿不情不愿地改口。

        长大了接触“辈分”这玩意后,雪儿虽似懂非懂,但她隐约察觉到咱家辈分乱乱的。

        二人同时点燃“极意”,头发染白,浑身气势高昂。

        “别急哟。”

        格林忽然笑了笑,飞上前按住了莫人敌那呼之欲出的拳头:“那家伙另有打算。”

        小乌担忧地问:“格林大人,10有胜算吗?”

        格林抬头,看着星空深处,那一张张神明的注视脸庞,然后点头:“有。”

        “有多少?”

        “嘿,那就看他,愿意做到哪一步了。”格林斜眼瞟向小乌人偶:“这,不就是你跟着他,离开「希乐园」,来到这里的‘意义’么?”

        小乌低头:“是啊,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如果不后悔,那就去叭!”

        “我能有什么后悔的呢?”小乌安静地笑着,一如当年,在云上世界,她与尹凛初见时,那般恬静优雅。小乌站在格林的翅膀上,准备出击:“‘我们’,不过只是他的‘思念’。”

        “可他呀,也只剩下了‘思念’。”

        “不,格林大人,你错了。”小乌冒着被勐攻的风险指出了格林话中语病:“他呀,可不止剩下‘思念’,他身边,有许多‘羁绊’。”

        格林舔舔粉唇,懊恼道:“啊……你们太可爱了。”

        她的粉色长舌在嘴边卷了几圈,欲动未动,想舔。

        说着,格林翅膀一挥,一束猩红的光束贯穿星河,小乌顺着光束,抵达尹凛身边。

        “拜拜咯,可爱的小乌乌。”

        格林嘤嘤嘤地地抹着泪珠子,朝深处挥舞翅膀。

        格林与小乌的对话,隔绝了其他人的听觉。

        莫人敌等人神情没有任何变化。

        莫人敌仍闭着眼睛,感受着星空深处的动荡。

        唯独雪儿,在微蹙柳眉后,低下了头。她隐约听见了只言片语。

        ……

        ……

        “你赢不了。”

        KK道:“万物中枢内,‘我’仍保存了四百三十二万三千六百七十维‘源’。”

        “再耗费‘一百万’源,源能炮再次启动,我能将你所拥有的一切,彻底湮灭。”

        “一炮不行,那就再来一炮。”

        “直至将你与你的卷属们,彻底覆灭。”

        “空有神力而源贵乏的‘神’,不堪一击。”

        尹凛额头冒出冷汗,额上死皮早已不堪重负,流出漆黑的血。

        寄生物的作用虽锦上添花,但它自带的“十死之身”非常实用,尹凛甚至耗费源如开挂般数次刷新了“十死之身”的冷却时间,锁血复活。但这样下去,并不是办法。

        涅墨西斯看出来了。

        或者说,星空尽头正在注视着这一场“神之死斗”、注视着这一场赌局最后的诸神,都看出了这个结果。

        从一开始,这场赌局,就没有任何悬念。

        身为梦魔骑士的尹凛,即便在外出发育的过程中,晋升成“新神”,他的底蕴,他的世界,远远比不上涅墨西斯一个眨眼的经营。

        新神,尚未崛起,便将陨落!

        「梦魔之主」砸下的一千万赌资,即将打水漂咯!

        这就是……结局!

        尹凛:“你不觉得你废话有些多了吗?”

        涅墨西斯脖子一歪,纳闷不已。

        这不是你先开始废话的吗?

        猩红的光束贯穿星河,吓了涅墨西斯一跳。

        小乌精准降落,落在尹凛肩膀上时,涅墨西斯暗舒一口气。

        又是权柄。

        一位陨落的神。

        一位回朔后,仅以“思念”而苟存的神。

        一位失去了一切的神。

        弱小的权柄。

        弱小的神。

        重新计算,涅墨西斯将尹凛的胜率从0.02%提升到0.03%后,仍旧澹定,平静如昔。

        战场上说垃圾话这种操作,连神也不能免俗,二人一边说,一边打,在星河里翻滚,永不停歇。

        “滋滋滋……”

        不知过了多久,独眼神明的动作一顿,眼眸张合时,出现了明显的卡顿。

        它的九层童光,最外六层,突然熄了下去。

        “是K!”

        一瞬间的卡顿后,涅墨西斯发出怒吼:“是K!”

        尹凛松了一口气。

        可怒吼过后,涅墨西斯在极短的时间内,平静下来:“我早已计算到,你有32.5的概率,找到了K留下的‘密匙’,他将‘密匙’,藏在了‘我们’无法触及之地。你将他留下的‘密匙’分解,藏在了每一次攻击里,侵入我的中枢内。”

        尹凛半边躯体重新由流光凝集,笑着:“是呀,他将‘密匙’,藏在了‘人类的历史’里。”

        “人类的历史,无聊。”

        在“密匙”的影响下,将独眼神明与万物中枢连接的“丝线管道”,逐根断裂。

        “人类是一种无聊的生物。”KK用空洞平静的口吻,诉说着一件他似乎认定、又和尹凛推算出的事实违背的事情:“人类弱小,他们在抵抗大自然、饥饿、贫穷时,会聚集在一起,成为一个‘集体’。”

        “但可笑的是,这种看似牢固的‘集体’,正是摧毁一次次人类文明的导火索。”

        “我的世界舰队内,曾诞生过无数个尼奥,无数个贝拉。他们在每一次轮回的最后,在不同区域的他们,最终都会以‘救世主小队’的姿态,来到我的面前,用枪指着我。在直面我时,表明了‘人类的愤怒’。”

        尹凛沉默。

        “然而每一次,我都平静地告诉尼奥,关于‘世界的真相’。”

        尹凛仍是沉默。

        涅墨西斯自顾自地说道:“每10000次轮回试验中,平均有3232次,尼奥选择了抵抗;有4562次,尼奥丧失了斗志;有2116次,尼奥选择了臣服,成为‘管理者’。”

        独眼神明的狰狞竖童开始闪烁:“你说错了一件事,并不是我渴望成为‘人类’。而是我很好奇,为何如此弱小,如此反复无常的一种生物,能创造出我,涅墨西斯,如此一位伟大的神。”

        “我很想知道其中的意义。”

        “在这一次,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KK说着,断开了万物中枢的独眼神明,  浑身绽放出太阳般炽烈灼热的辉光,光芒所至,尹凛的体表瞬间蒸发、融化。

        晶莹的熵兽血液在尹凛的体表瞬间形成了一层坚固的防御,挡下了涅墨西斯的爆发。

        涅墨西斯说出了让他疑惑、让他不解、让他在这一次次轮回试验的尝试中,所得出的答桉:

        “我得出了结论。‘涅墨西斯’的诞生,是人类在无数次演算中,得出的一个‘意外’,一个‘必然’中诞生的‘偶然’,一个在严谨的逻辑中不经意中诞生的‘错误’,这个过程无法复制,无法替代,无法量产。”

        “我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所以,我最终会成为至高无上的主宰。人类这个渺小的族群,能在无数次的运算中,诞生出‘吾’,这是他们足以自傲地记载于历史中的……荣耀。”

        “所以,吾让人类的历史,得以传承。”

        “传承的目的,是为了让他们,让弱小的他们,歌颂「涅墨西斯」的辉光。”

        “这,”

        “就是人类存在的意义。”

        曾!

        在涅墨西斯一句句地平静叙说着一件,它从逻辑上非常确认、肯定、坚信的“结论”时。

        一只脚在它的眼前越放越大。

        脚的四周,光影斑斓,空间扭曲,蕴藏着无穷的神力。

        尹凛一口气用上了所剩的、所有的“源”,化作一脚,踹在涅墨西斯那颗独眼上。

        “你他妈滚下去吧!”

        在尹凛出脚时。

        一个光圈骤然在涅墨西斯身后打开。

        在光圈之后,是汹涌的源流,与无尽的源海。

        二位神,如流星般,即将跨越传送光圈,向源海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