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文学

首页 穿成修仙文炮灰女配后
字:
关灯 护眼

第642章:行动

        “可是有些东西,是不能单单用权衡利弊来决定的。归族人是生活艰难,可是我们能够活到如今,是因为这些东西吗?不是的!我们能够活到如今,更多是因为我们心中有一个信仰!”

        “我们坚定阳光总会破开陨炎界的云层,照到大地上的!我们无数次落难,但是我们一直团结着,没有放开彼此的手,所以在那黑暗的地方,我们才能够坚定的活下来!司颜……我想,生活的资源固然是重要的,但是我们也不能没有了心中的信仰……所以,我们一起!”

        看着面前司青那双眼眸中的亮光,司颜握紧拳头。

        “好!我们一起!”

        纵使他知道自己和司青此刻的举动是多么的不理智,但就如司青所说,有些东西它不能用权衡利弊。

        否则,一昧的理智,或许就变得与那些冷血麻木的嗜血族一样了……

        二人的对话,自然是一字不落的进了沈清一的耳朵里。

        她一直警惕观察着四周,二人的说话声不算小,又不会传音入耳。

        看着仙船朝自己飞来,沈清一叫停了阿绒。

        与沈清一遥遥相望,司青还是有一点紧张。

        “沈……沈道友,我想要用你的仙船……和我的同伴一起去找我们的族人……”

        司青的目光有些哀求,纵使沈清一把仙船交到了他的手里,但是他觉得,若是要带着仙船去救人,还是得经过沈清一的同意才是,毕竟这一去,可能就再也回不了了……

        心里也有些害怕沈清一会拒绝。

        而且自沈清一劫持他以来,就没有从他这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沈清一默默看了二人一眼,自然看出司青的修为应该是用什么东西冲上去的,十分虚浮,而那司颜的修为倒是实打实的金丹高阶。

        只不过却受了不轻的伤。

        这二人,一残一弱,在如今危险的盘空破境,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只不过二人眼中的坚定不假。

        而且修仙界,个人有个人的缘法……沈清一已经不会去像从前一般,有些东西,有些事情,有些人,强求不得,她也尊重他人的选择,她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做到尽力的事情,无愧于心,无愧于天地,就好……

        沈清一没有多说什么,掏出一个玉盒,抛向二人。

        熟悉的动作,司青下意识的接住。

        “沈……”

        “既然决定去了,还带着我的仙船,那就好好的给我带回来,这玉盒之中,两瓶疗伤的丹药,三张金丹高期的符箓,算是借给你们的。”

        说完,沈清一不再犹豫,御使阿绒猛地冲向远方。

        司青镇愣的看着手里的玉盒,吸了吸鼻子。

        “遇到她……真好……”

        他很幸运。

        “是啊!”

        司颜的眼睛亮亮的,他突然有些理解司青为什么这么护着那人了。

        这样的人,这样的儒修……就算他们全军覆没了,陨炎界也与盘空界有了联系,族人们总归是有光的……

        “走吧!”

        天空上方的红雾渐渐淡了下去,诡异的红光也开始消散,只是原本的亮堂却再也不见。

        天地只被暗沉的光照着,一些修士匍匐在高台之上,看着地底那些快速蠕动的东西。

        宋棉摸了摸自己手里的长枪,一旁的风落也已经蓄势待发。

        “风道友,那些血色怪物已经向这边靠近,我们待会儿务必要以最快的速度杀过去,擂台西边,是散修盟的驻扎地。”

        “好!”

        风落已经被困擂台多日,如今好不容易与同是云泽大陆的宋棉棉汇合,二人立即商量好,向着离他们最近的散修联盟驻地汇合。

        二人身上的灵力不似单灵根,双灵根那般对那些嗜血族和血色怪物那般有杀伤力。

        而且二人都是筑基高期的修士,可是附近已经出现了金丹期的血色怪物。

        没错!

        如今的交流会大比结界已经大部分损坏,除去几个大阶的结局还在,剩下的许多阵法结界已经混在一起。

        他们不知道元婴以上的大阵是不是汇合到了一起,但是练气筑基金丹的确混合到一起了。

        加上如今出现那诡异的不明血色怪物,让原本就危险重重的盘空破境更是雪上加霜。

        高台之下有两只筑基期的嗜血怪物,他们似乎已经闻到了这边的闻到,此刻沿着高台的阶梯,一点点向着二人的位置推进。

        “少主,那边有两只血色怪物。”

        温映寒眼神冰冷,看着不远处不断蠕动的两只筑基怪物,抬手。

        身后跟着的一行幽离宫众修立刻做好攻击的准备。

        想要从这里传过去,抵达南面魔门汇集的地方,他们就必须穿过这里。

        那两只挡路的血色怪物也必须铲除干净!

        温映寒眼中冰寒之意肆意,谁也没有想到,云泽大陆圣剑宗竟然做出那般事情!

        云泽大陆的本源之花竟然在那个圣剑宗弃徒楚景身上!

        他就说当初他为什么几次遇到那楚景,计算胜券在握,最后也会在各种奇奇怪怪的理由下败下阵来!

        若不是这一次抓到了一个圣剑宗的弟子,看着他被血色怪物吞噬的最后一刻,听到这个真相,他一定也不敢相信。

        堂堂道门第一宗,竟然做出了这般大逆不道的事情!把他们心中所说的天下苍生,大道大义全然抛之脑后!

        只为了一个圣剑宗的大弟子楚景。

        大低是那个血色怪物吞噬了不少圣剑宗弟子,那圣剑宗亲传弟子在最后一刻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若是圣剑宗弟子全部陨落,而楚景不管是落入陨炎界修士,更甚落入那些血色怪物的口中,那样的后果都是他们付不起的!

        所以在最后一刻,那亲传弟子还是把这个圣剑宗一直竭力隐藏的事情说了出来。

        幽离宫再不济,也是他们云泽大陆的魔门。

        这件事情纵使温映寒也十分愤怒,毕竟如今他们所有的人站在同一根绳子上面,要给那圣剑宗擦屁股,这让他很不爽。

        但再不爽,再厌恶这些表面大义凛然的道修,他还是得出手。

        带着幽灵宫的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魔门汇集的地方。

        如今已经不是一个圣剑宗的事情,事情牵扯整个云泽大陆,他们魔门亦然不能袖手旁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