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文学

首页 穿成修仙文炮灰女配后
字:
关灯 护眼

第639章:弱点

        其实这件事情上还存在许多蹊跷,如果说是因为林家率先进入了那寒冰崖,并发现了血色怪物,在血雨之下侥幸活了下来,因此体内发生了某种异变,对那血色怪物有了抗体,那么那些随之一同进入的非嫡亲林家人,应当也该如此才是。

        但是后来被族老一番调查,他们发现存活下来的林家人,几乎都是嫡亲一脉。

        就算是旁支,也大多与嫡亲有些关系。

        当时他们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几番调查后,却依旧无果。

        只是心里隐约有个猜测。

        “远古时期,太多的种族灭亡,许多记载也随着大战烟消云散,因此许多古老的或者稀少的种族也失去了记载。我们不是没有怀疑过,林家嫡亲一脉身体内是否存在某种种族血脉。因为在远古至上古中期,那时的各族之间,还是十分重视血脉,尤其是妖族和一些靠血脉修炼的种族,他们内部几乎都是不允许与普通血脉者通婚。”

        “上古时期的林家嫡系一脉,也不列外,他们也很少与外族通婚,一直保持这这个规定,直到叛神大战爆发之后,加上林家在寒冰崖受到的重创,林家与众多家族种族才开始向外扩张,与许多普通人通婚。而随着发展……直到如今的林家,我曾经用血脉石测试过,能够说的上是真正的林家嫡系的,除去我们几人,就剩下婷儿,云儿。只是婷儿向来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云儿还年幼,因此这一次倒是没有叫上他们。”

        林婷和林云都是林晟歌的嫡亲儿女,也是林召的嫡亲弟妹。

        其他的几位长老几乎都是嫡亲一脉的,也就是他的嫡亲叔爷太祖们。

        只是说到他们二人,林召不免响起一个人,那个人与他们林家也有着关系,虽然如今双方都已经不再联系。

        “父亲,那……那沈清一……她是否……”

        说起沈清一,在座的一行人都不由安静了下来。

        说来,族内对于沈清一有许多不满意见的大部分都是那些旁支长老,以及一些客卿长老,和一些不知道内情的弟子。

        他们在座的几位,对于那位天资纵横的人,其实心情是比较复杂的。

        说不可惜那是假的,比较那样一位天骄,哪个想要好好发展的家族没有惜才的心思?

        林家走到如今不容易。

        与沈清一之间的错过,林家不否认自己的做法。

        但是沈清一的身份对于他们而言的确是有些膈应人的。

        林晟歌与他那位青梅竹马早已经相爱,也已经打算未来,可是却在秘境中遇到那个魔修余月,因此诞下了沈清一。

        这不仅仅是对林家的羞辱,亦然是对那位未来林家主母的羞辱。

        两家没有在第一时间杀了沈清一,已经是念着那孩子出生无辜,身上的那点血脉在。

        后来林家的冷漠,以及一些弟子的欺辱……

        只能说,谁也没有想到会有当初,也没有想到会有后来。

        林晟歌不由握紧拳头。

        他门嫡系一脉当初由于族内的压力,以及困北域的一些修士的压力,也曾到灵道宗过,只是那位沈清一,却没有那个意思。

        而且灵道宗护的紧,如今那位又去了上域天风大陆。

        那是林家最鼎盛时期,都没有达到的地步,如今……

        “如今盘空界交流大会在即,想必她也是入了那盘空破境……召儿……罢了……明日我还是去一趟灵道宗,让他们给她发一个消息,若是有空回一趟林家。”

        说来也可想,整个困北域,那个人的出生地,似乎没有一人与那人有联系,想要联系还要去找灵道宗的人。

        林晟歌不知道沈清一是不是也会有这样的免疫功能,但是若是有,不管是因为那可笑的血脉之情,还是顾忌着有人沿着沈清一找到躲藏多年的林家,他都必须要提前只会一声。

        林家虽小,却也知道一些事情。

        家族固然会有许多蛀虫,可是亦然有家族的好处。

        沈清一一人纵使天资纵横,可到底没有成长到无人可欺的地步。

        他们林家弱小,所以得做好完全的准备,若是到了必要的时刻,为了保全林家,林晟歌与其他几个嫡亲一脉也做好了时刻自爆的打算!

        若是这个不为世人所认可的优势,成为了林家的致命点,那么他们宁可林家嫡系一脉从此消失!

        这样,修仙界只是没有林家嫡亲一脉,却还有着林家……

        伍雅丹一把扫开面前的血色怪物,不由看向不远处的越西城。

        “我说越西城,你手里的那把大刀到底是什么厉害宝贝啊?早知道这么厉害,干嘛不早些拿出来啊!害的老娘还废了一番功夫!”

        陆景擎一把火过去,那些被挡在洞口内的血色虫子发出凄厉的叫声,浓烟滚滚,发出一股难闻至极的气味。

        越西城也没有想到自己手里这把沈清一送的大刀竟然能够对这些虫子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这些血红色虫子,不是那些嗜血族。”

        关于这一点,另外二人都已经察觉到。

        嗜血族虽然恐怖嗜血好杀,但是却没有如同这些血色虫子一般,万物可吞,若不把他们挫骨扬灰,那种仿佛可以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太让人恐惧。

        “这些东西似乎是因为那诡异的血雾和血雨,我们一路以来虽然有灵力护罩,可是那些血雨对于灵力的腐蚀,十分的迅速。如今这场血雨有减小的趋势,可这些虫子却似乎在更快速的成长……”

        伍雅丹往自己嘴巴里塞了几颗丹药。

        她可不敢让自己出现一点灵力不济,毕竟她可是亲眼看到一个修士因为不在意这些血色虫子,被这些虫子撕咬过后,身体一点点变成血水,最后与那虫子融为一体。

        陆景擎擦干净自己手里的长剑,眉毛紧蹙,看向被浓烟充斥的山洞。

        “这么久,这些个东西,大低就对于火这类阳性的力量害怕些,不,或许它们应该说是惧怕可穿透的恐怖力量。”

        “亦或者是直接碾压他们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