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文学

首页 穿成修仙文炮灰女配后
字:
关灯 护眼

第632章:儒

        手里捧着的亦然是一本有些破旧的书籍,泛黄的书籍有些破损,但是从那存留下来的页面中,沈清一好像看到了一个个人的名字。

        手心印记在这一刻也突然平静下来,但是沈清一却似乎感受到了从诛圣身上蔓延过来的哀伤情绪。

        一阵风吹过。

        “哗啦呼啦!哗啦哗啦!”

        书页被风吹起,翻开了一页又一页。

        那一个个名字,几乎都被画上了横线。

        悲伤的情绪越发浓烈了起来。

        书页翻飞的速度越来越快,密密麻麻的名字几乎占据了整本巨大的书籍。

        而且那些名字在闪过之际,又变成了另一个名字。

        明明速度十分快,可是沈清一却仿佛又看清了其中的每一个名字。

        以至于当“慕青”二字再次出现之时,沈清一不由呼吸一窒。

        当又陆续出现了几个修仙界记录的名字时,沈清一似乎明白了什么。

        “嘭!”

        沈清一对着那人和那书拜了下去。

        “晚辈盘空界沈清一,见过诸位前辈。”

        风声突然戛然而止,书页也停止了翻页。

        停住的那一页上,暮的出现了荆山二字。

        待看到那两个字的时候,沈清一整个人不由僵住。

        荆山……

        她前世的老师也叫荆山。

        老师说,荆山这个名字是他自己给他自己取的。

        他说“世间苦难太多,无可奈何亦太多,世间如熔炉,世人皆在锻造中,有些人活着就已经是最幸运的事情,有些人苦难一生,拼尽全力只为活下去,因为只有活下去,才看得到曙光……鄙人不才,望世间万般苦难加身,还这天地一片盛世……”

        当时她与其他学生听得半懵半懂,只是从一些旁的老师打趣中,大概知道了这位老师的“多愁善感”。

        “如今都已经盛世!人人有事可做,百姓安居乐业!万事平安喜乐!荆山又何必再许这荒唐一愿?”

        荆山暮的一笑,笑容如三月春风,温柔,却又肆意。

        “老师……”

        沈清一不由喃喃自语。

        “你……是?”

        苍老的声音从风中传来,沈清一猛地看向四周。

        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身旁竟然站着无数个和她一般的半透明人。

        那些人有些疑惑的看着她,随着他们的视线,沈清一猛地看向自己跪拜着的地方。

        那里的那个半跪着的人已经不见,沈清一只看到了一双月牙白的靴子,视线往上移。

        就发现一人此刻正站在她跪拜的前方。

        “你这小娃娃,别不是想要拜沈儒为师吧?沈儒可不收弟子!是吧!哈哈哈!”

        其他的人听言,也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周围肆意爽朗的笑声,让沈清一不由再次看向他们嘴中说的沈儒。

        老者一袭淡青色儒袍,身姿如竹,浑身透着一股儒雅气息。

        一双眼眸,明亮清澈,睿智慈爱。

        沈儒伸出了一只手,轻轻扶起跪地的沈清一。

        “你叫什么名字?”

        “晚辈……晚辈……”

        她叫什么名字?恍惚之间,沈清一想要开口,却好像忘记了自己叫什么名字。

        “哈哈哈!瞧着小娃娃!连自己的名字都忘记了?!想来今天来这里,怕不是还想要沈老您给取一个名字吧?哈哈哈!”

        沈儒嘴角淡笑。

        “小娃娃,你从哪里来?”

        沈清一脱口而出。

        “晚辈从盛世而来。”

        沈清一的话让周围的声音顿时一停。

        “盛世?什么盛世?”

        “浮空万域有这个地方吗?”

        “浮空万域那么多地方,三千大世界,三千中世界,三千小世界,多的是你不知道的地方!”

        沈儒似乎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

        “盛世?它属于哪片地域管控?”

        属于哪片地域管控,沈清一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她来到修仙界后,进入的第一个地方,就是盘空界。

        “盘空界。”

        “呦呵!盘空界!小娃娃!你这胆子不小啊!沈儒可就是出生盘空界!盘空界里能有他不知道的地方?”

        沈儒回想,自己对于盘空界的熟悉程度,不用多想,从出生到飞升三千大世界,接管盘空界开始,那里的每一块地,都是他熟悉的。

        哪怕凡人大陆村庄,他都有印象。

        毕竟每天看着那块地方一点点成长,看着它长大,能不熟悉吗?

        可是却从来没有一块地叫做盛世。

        而且为何那地儿取得名字这般无理由?

        盛世是什么意思?

        “盛世?不好,谐音生死。这个名字取的不好。”

        “不是的!盛世是指那个世界的繁荣昌盛!是世人憧憬向往的美好世界!”

        众人闻言,不由对视一眼。

        沈儒微微皱起的眉毛,在细细斟酌了一番之后,暮的一笑。

        “倒是有些意思。”

        “你说你从盛世而来,我虽从未闻过盛世,也未见过盛世,但这世间之大,我未成圣,有我未见闻之事务,也不奇怪!你……今日告我‘盛世’,我便于你一名。”

        “你可有姓?”

        “晚辈姓沈。”

        “呵,那倒是巧了!”

        沈儒眼中笑意更甚。

        “既然你姓沈,那便叫你清一好了,清净纯一,沈清一。”

        沈清一……

        阳光之下,山川之上,灵云之巅。

        “清一,你这儒法修的不到位啊!你看你这出笔时的犹豫,这一好好的笔墨被你生生给破坏了……”

        “儒者修儒,修者修心,儒修修的不仅仅是儒法,亦然要修心,修儒修心者方为儒修!”

        “哈哈哈!你这小娃娃倒是颇有几分天赋……”

        沈儒虽一生未收弟子,可却似乎对那从盛世来的小女修很好,颇有几分要传承的意思。

        岁月静好,沈清一在沈儒身边呆了整整一百年。

        沈儒教的津津有味,沈清一亦然学的有模有样。

        沈清一几乎都快要觉得以前种种,或许只不过是一场梦境,梦醒过后,她是沈清一,是这片亭海山,沈儒身边的沈清一。

        可是这般日子过得越是轻松自在,让她越是流连忘返,心中的不安却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一点扩大。

        直到天空一声嗡鸣,她看着过往那些个每天穿着儒袍的前辈们,一个个换上了那闪着寒芒的战甲。

        “大劫将至,吾辈嫣有退怯之意!”

        她看着过往那个最讨厌打打杀杀的郑前辈,冲了出去。

        天色一片血红。

        “清一,我不曾见过你所说的盛世,但你曾见过如今的浮空万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