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文学

首页 穿成修仙文炮灰女配后
字:
关灯 护眼

第631章:召唤

        白雾中的人收回手,目光看向剩下的七个人。

        “我不希望,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是!”

        待几人离开大殿之后,远远的就瞧见了那悬挂于勾玉玉锁上的人。

        龙行竟然被处以勾魂之刑,魂魄被勾玉锁锁住,被阴灼和阳水日夜折磨的痛,让几人不由狠狠的打了一个冷颤。

        “算了,我们走吧,龙行这般,也是他咎由自取,那血月盘,殿下本就留着有众用,如今被龙行先行打开,虽然血池那边又收集了不少新的能量,可是也破坏了殿下的计划。”

        其他几人看着那从墙壁上留下了血红,眼中冷漠。

        “走吧。”

        云重跟在几人身后,不由转身,看向高墙玉勾上的人。

        那双瞪大的眼睛里还满满都是怨恨和不甘。

        听说,曾满怀信仰的人,堕神之后,其生成的怨之念会是常人的千倍万倍甚至更多……

        这个圣殿的忠诚信仰者,一生为圣殿为那人拼死卖命,最后也落得如今现场,云重不由轻嘲。

        消息当然是他放出去的。

        运之子在他管辖的盘空界域诞生,足够让他可以邀功一把。

        只可惜他的好运却没有继续好下去。

        那个逆的出现,几乎捣乱了太多计划,以至于到如今,许多东西一崩再崩。

        连曾经布置在那里献祭的主阵也崩坏了。

        纵使他知道手下上报的也可能是理由,但是种种下来,让他心中难免生出许多疑惑和不满。

        而越是想下去,他越是心惊肉跳。

        世界上巧合的事情不少,可若件件串联起来呢?

        盘空界……那个地方因为当初的大战,与他们失去太多联系,可那里的传说,圣殿的一些知道历史的人,哪一个没有些想法。

        那个曾经差点几次出现圣者的地方,那个陨落破损了无数次,依旧没有破碎的世界。

        如今运之子在那里诞生,与之一同诞生的那个逆却似乎更得天道钟爱。

        天道啊!他们圣王殿以及那些妖盟,仙盟一直追寻探索的东西!

        可是浮空万域的天道却在很多年前,就被证实其不完整。

        而所谓的“完整”亦然是浮空万域内的无数生灵,一代又一代努力的方向。

        天道之子的衰亡,盘空大陆的脱节,这其中种种,都需要有一个人来把这趟浑水搅动的更加浑浊。

        从而让他能够浑水摸鱼,能够死里逃生!

        龙行,就是这其中最合适的人选!

        当然这也怪不了他。

        若是龙行不那么着急的想要在殿下面前表现自己,不那么想要踩着他上位,殿下对他再多一些信任,事情或许又是另一番模样了。

        只可惜啊……

        血雨落下,原本的地面立马出现一个个被腐蚀的黑洞,腥臭刺鼻的味道,让人作呕。

        坐在飞船之上,看着保护罩又一次变薄,司青的脸色难看至极。

        往灵船的阵盘里又放了几块灵石。

        这东西,他有不少。

        毕竟这玩意,他们族里存放了不少,地底里也有很多。

        只是如今的陨炎界,修士修行的却不再是灵气。

        所谓的灵石,倒是成了积累。

        司青也不心痛,放下灵石之后,与阿绒静静的等候着沈清一调息。

        对面的沈清一脸色逐渐好转起来。

        能够在那么多嗜血族中生生杀出一条路,还让那些嗜血族损失惨重。

        沈清一的战力无意是十分强大的。

        而让司青更加兴奋的是,沈清一竟然也是个儒修!

        或许……沈清一没有杀他,就是因为她也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气息。

        一刹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找到同伴,被认同的感觉,让司青的眼眶不由红了起来。

        他想,他一定要告诉族人们,这个世界上,还有他们的同类!他们不是生活在臭水沟里见不得阳光的老鼠异类!

        沈清一体内的两股气息已经渐渐平稳下来。

        两个丹田的两方已经形成了一条泾渭分明的分界线。

        诛圣占据一方,那个类似宽剑的半边印记占据一方。

        而此刻的沈清一仿佛身处一片荒芜战场,那里四处都是遗落和丢弃的残兵断甲。

        黑色的浓烟夹杂着血雾,几乎笼罩了半边天。

        脚下的路,已经不知道是泥土,还是血污,亦或者是些其他的东西。

        这里的场景,让沈清一胸口仿佛积压了一口气,上不能上,下不能下,憋的慌。

        这个地方,是她至今为止,见过最荒凉!最破败!亦是最惨烈的战场!

        明明是平原,地势平坦,可那远处由尸骨堆砌起来的一座座高山。

        仿佛可以一眼忘得到尽头,却又仿佛永远看不到尽头。

        沈清一的身体是半透明的,踩在地上也是轻飘飘的。

        一脚迈出的时候,身形竟然如同风一般,一步就走了数万里。

        不知道走了多久,多远,可是脚底下的尸山血海依旧望不到尽头。

        天空竟然开始下起了小雨。

        只是这雨却是血红色。

        血红色的雨滴落在地面上,把那些尸骸碎兵甲一点点消融腐蚀掉。

        沈清一下意识的就要去捞起一具尸骸。

        只是身体透明的她,却无法捞起那尸骸。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直到尸骸露出了那玉白的骨头,血雨不管怎么下,怎么腐蚀,那玉白骨头依旧不变。

        沈清一心头猛地一颤。

        身后是无边无际的尸骨山地,身前亦然望不到头。

        沈清一对着眼前的骨山拜了拜。

        “呼……”

        沉闷的天地吹过一阵风,沈清一似乎听到了一声声的厮杀叫喊的声音。

        还有一声叹息。

        向着风吹来的地方望去,那里的无数尸山却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尸山。

        而在那高山的最高处,一个人半跪在地,他双手捧着什么东西,似虔诚,又似疯魔。

        沈清一胸口一热,手心处的印记也越来越热。

        滚烫的温度,让沈清一低头。

        诛圣的印记此刻越来越亮。

        沈清一似乎感受到了某种召唤,向着那高处走去。

        待走的近了,沈清一更加清晰的看清楚了那人的模样。

        立于尸山上的人,眼睛处蒙着布匹,但那布匹早已经被鲜血染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