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文学

首页 长生路行
字:
关灯 护眼
卖报文学 > 长生路行 > 第一千二十六章 蠢蠢欲动

    闻言,张世平拱手道谢了一声,而后身形虚化,犹如火焰般涣然消散于风中,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鹏扬见此,发觉自身神念范围方圆三百里之内竟再也无法感知到张世平的踪迹,不禁眉头一皱。

    紧接着它摇身一变,化成了一只青翅大鹏,扶摇而起,翱翔于高空之中,以朔风秘法感知方圆百里之内的一切气机,这才在数十里外某处空旷之处,察觉到了一丝异常。

    “看来应是兼备风、火、烟三般奇门遁法,端是迅疾难寻,不愧是能从九禽秘境悟出归墟之链如此神通之人。”鹏扬那双鹰眸如利钩,眼中有清蒙灵光浮现,俯瞰着以秘法所感知到的所在,却仍看不破张世平真身。

    想罢,它也不在此地逗留,朝着数百里外的北冥玄殿振翅而去。

    片刻之后,鹏扬从一处足有数百丈之高的青铜门飞了进去,在通道里头直行了数十里,随后折转而下,飞到了铜殿最下层,落在了一方湛蓝的湖水岸边。

    湖中水浪翻滚,一头鲲浮出了水面。

    “世恒走了?此人实力如何?”鲲奎问道。

    “已经走了,我刚才只是切磋了一下,并未试探出他的底细。此人法力不过在中期水准,可论神魂的话,可能还比我们略胜一筹,遁法也极为高超。铜殿神祇看来确实对人族的这位世恒真君极为厌恶,从此人一靠近三百里内,沉眠的神祇竟本能的意图复苏。”鹏扬不急不缓地说道。

    “先祖殒命于归墟之链下,世恒曾几番进过九禽秘境,从中得悟出一门与此形似的神通,而铜殿乃是先祖本命法宝,自然对此有所感应。不过依照所传下来的祖训,眼下铜殿还不到复苏的时候。”鲲奎说道。

    “唉,求道之路漫漫,实在是看不到尽头。先祖这等参透了元会造化,超脱了寿元大限的大乘尊者,也有陨落的时候,长生却并非不死。上古到底发生了哪般天大的变故,竟使得一众大乘或是陨落,或是远遁界外,灵寰界堂堂一方灵界,也沦落成寻常小界。若是诸位尊者尚在,灵珑界那位璇玑尊者又哪敢这般算计?若放在上古之时,这般举动无异于向我灵寰界宣战。”鹏扬叹声说道。

    “尊者们虽然不在此界,可仍有目光偶尔关注到这里,想必是因为某种缘故分不出半点余力来吧。你想想,四百余年前那位璇玑尊者降临之后,事到临头又突然收手了,且昔日金乌灵火之争时,在移星换斗颠倒阴阳这般浩荡异象发生之后,她那沉眠在鱼然山山底寒髓之中的分身,不也是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试问此界之中若是各方传承灵宝神祇不出,又有谁能治得了她?”鲲奎缓缓说道。

    “尊者之事,非我等所能知。倒是等九禽秘境开启之后,我们可要将敖泫与敖珏两条臭泥鳅搞死?”鹏扬话锋一转,冷声说道。

    “有机会的话,就全力出手。敖广一直在觊觎先祖圣体,若非太鸠与毕青两位尊者与之周旋,怕已是得手了。我等虽然修为低微,可也能尽些绵薄之力。敖泫即便是飞升灵界,修行到合体期境界就已经到头了。不过敖珏却不一样,与其说她是蛟女,还不如唤作龙女更为合适,这般返祖迹象,便是上古之时也是罕见。若有机会,我等借助九禽秘境禁制合力先行击杀它。”鲲奎瓮声说道。

    “理应如此。”鹏扬颔首说道。

    而正当两位妖族大修士交谈之时,在那阴冥黄泉之地却是一天翻地覆景象。

    在那山脉废墟城池之外的无边血海之中,忽然翻涌不息,似有庞然大物在挣扎着,本在沉眠之中的蛇婆勐然被惊醒了过来,她张口一吸,将身下数十盏青铜灯卷入了体内。

    而后那连绵山脉开始摇晃了起来,山石崩裂,从灰雾之中有一条足有千余里的庞然巨蛇从中飞出,看似迟缓却在转瞬之间便飞到了血海上空。

    盘虬的身躯隐在光暗之中隐现,与其说是肉体,倒不如说是某种规则所汇聚而成。

    而血海之下,只见其中竟有无数的冤魂厉鬼在哭嚎挣扎着,宛如十八层地狱之中所有的鬼神都被拘禁在此地。其中有一个面容俊秀的黑衣人缓缓浮出了海面,此人从模样看,分不清是男是女。

    她眼皮微动了一下,似有睁开的趋势。

    就在这时,在血神境之中沉眠的明心忽然被一漆黑如墨的水团所包裹,在其中她肉身犹如破碎的陶瓷一般,寸寸皲裂开来,血肉消尽,连骨架也缓缓地化成了灰尽。

    随后凝成一团不停蠕动的血肉,转眼间消失不见。

    下一刻,这团血肉出现在那黑衣人面前。

    蛇婆见此,双目之中射出一道幽光,那血肉瞬息之间化成了灰尽。

    不过仍有一丝气息落在了这黑衣人身上,此人还是缓缓睁开了双眼,她面无表情地抬头望着盘旋于天际的这条巨蛇,而后又缓缓地沉了下去。

    当海水淹没到脸庞时,她开口沙哑地说道:

    “烛,好久不见了,你们还不放弃吗?你看你们几个好不容易落下的棋子,也有想要跳出棋盘的想法,有趣,实在是有趣!不管你们再如何努力,到头来终究是一场空。十万年不行,那便百万年,只要灵寰界不到破灭之际,尊主终究有归来的那一天,大势所趋,一切皆是宿命。你们阻止不了,莫再做无用之功了。”

    “黑山,若是到了此日,那也是你殒命之时,那人同样不会放过你的。”蛇婆说道。

    “何为生何为死,你们不明白也不懂。我本因尊主而诞生,到了那时也不过是从何处来,到何处去罢了。生有何幸,死又何悲?对于尊主而言,这区区的生死真的能束缚她吗?”黑山澹然地说道。

    说完此话之后,她轻笑了几声,便再度沉入了海底之中,无声无息之间化作了一条连绵的黑石山脉,被数不清的鬼神黑影所掩去。

    蛇婆见黑山重新被封禁了起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