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文学

首页 唐人的餐桌
字:
关灯 护眼
卖报文学 > 唐人的餐桌 > 第一八一章谁的眼中有光

    自从玄奘取经归来,玄奘身边就围着好多和尚,他们希望能跟随玄奘大师成佛悟道。

    为了这个目标,他们愿意为玄奘大师驱使。

    可惜这些年下来,他们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佛法有什么进步,也没有察觉出跟着玄奘大师有什么佛光普照。

    法相唯识宗的佛法很难理解,远不如其余门派的修佛手段高明容易。

    所以就有一些绝望的和尚认为玄奘大师是骗子,希望能离开所谓的法相唯识宗,去寻找另一门容易勇猛精进的修佛们道。

    云初以前就告诉过老猴子,想要法相唯识宗强盛起来,成佛的条件越低越好,越容易越好,反正不论是法相唯识宗,还是别的什么佛学门派,修炼到最后都会死的。

    结果被老猴子呵斥为邪魔外道。

    说起当神棍,云初其实是非常有经验的,他也愿意对老猴子倾囊相授,可惜只要他说一次,老猴子就会跟他拼一次命。

    云初今年二十二岁了,正是男人精气神的巅峰时刻,而老猴子这些年东奔西跑的熬坏了身子,所以两人再打起来,老猴子完全不是对手。

    对于别人觉得神圣的东西,外人是不能侮辱的,谁要是侮辱了,这个仇恨就结大了,偏执一些的甚至会不死不休。

    不过这是老猴子跟窥基他们的烦恼,跟云初关系不大。

    回到后宅之后,虞修容正在准备请礼教嬷嬷的礼物,崔氏站在一边帮忙,屋子里则摆满了金子珍珠,绸缎以及各色拜师礼。

    娜哈带着几个孩子在床上那指头蛋大小的珍珠当弹子玩耍,玩的不亦乐乎。

    云初拿起一枚金锭在手上掂量一下,对崔氏道:「今天长孙冲跟温柔都说我们家请这位崔氏来的礼教嬷嬷过于容易了,你有什么对我说的吗?」

    正在整理绸缎的崔氏抬起头看着云初道:「郎君,妾身也隐隐觉得这件事过于容易了」

    云初瞅着崔氏道:「说说你跟夫人去崔氏的经过」

    虞修容道:「夫君,与其说这位崔氏女先生是我们邀请来的,不如说是这位崔氏女先生主动见的我们」

    妾身记得很清楚当时这位崔氏女先生说出聘礼的时候,就连陪着我们的崔氏夫人都感到惊讶」

    妾身也觉得有问题,但是呢,这位崔氏女先生却是实打实的女先生,且是崔氏女先生中的首席先生」

    云初又问崔氏:「这位女先生是什么来路?」

    崔氏摇摇头道:「不知,只知道是十年前从南方归来的,说不清是崔氏那一房的,不过妾身就是清河崔氏的,如果她来自清河崔氏的话,妾身应该知晓」

    所以妾身猜测她应该是来自博陵崔氏,不过也做不得准,崔氏正统共有六房,还有旁支无数,天南地北都有,妾身之所以猜测她来自于博陵崔氏,主要是从这些女先生的口音上得出来的结论。

    郎君,不管这位女先生是因为什么缘故愿意来到咱们家,总归都是咱们家赚了。

    如果郎君觉得这位名叫崔旸的女先生住在家里不方便,不如就把学堂安排在咱家灞上的别业里,妾身以为与玄奘大师为邻,崔先生应该是非常愿意的」

    云初摇摇头道:「那是对人家的不礼貌,既然诚心诚意的邀请先生进门,那就莫要防着,这样做会被人家笑话我们云氏小气」

    虞修容听了连连点头,看样子,就连她也想在女先生讲课的时候在一边偷学一点门道出来,以弥补自己没有进虞氏女学的遗憾。

    那就三天后吧。

    打上咱们家所有的仪仗,我与夫人亲自去崔氏登门邀请。

    虞修容跟崔氏听了更是喜滋滋的连连点头,就好像捡到了什么了不得的

    宝贝似的。

    手里捏着两把珍珠的娜哈跪在床上冲着云初叫道:「干嘛要打大肥?」

    云初抬头看着卧在床柜上的猞猁道:「没有打大肥,那不是好好地在床柜上趴着呢吗」

    「我说的是丫鬟大肥,足足抽了她六鞭子,我看了屁股打的烂糟糟的」

    虞修容一把夺过娜哈手里的珍珠丢回木盒子,粗暴的对娜哈道:「你哥哥还不能惩罚一个丫鬟了?这么多年以来,你哥哥何曾惩罚过家里哪一个下人?

    现在既然惩罚了,那就一定有抽鞭子的原因,问什么问,再问连你一起打」

    娜哈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了两圈道:「是不是跟那个钱心宇有关系?」

    云初装傻道:「钱心宇是谁?」

    虞修容也装模作样的想了一会道:「不知道,崔氏,你知道吗?」

    崔氏同样一副搜索枯肠的样子最后茫然的道:「不知道,这个钱心宇咋了?娜哈,你认识这个人吗?」

    娜哈狐疑的瞅着崔氏道:「就是那个发下宏愿,要在天南修建一座佛门丛林,不成功就不回来的那个净空和尚,你忘记了?我们还给他施舍了钵盂,僧袍跟鞋子」

    听了娜哈的解说,崔氏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原来是净空大师啊」

    我听普度大师说,他们西南之行结束之后,就准备东渡倭国,还要去倭国传教呢。

    真正是一个了不起的大师。

    娜哈见那三个人都是一副迷糊的样子,她也觉得自己对那个钱心宇动心是一件很隐秘的事情,别人知晓的可能不太大,这才放下心来。

    自从那个钱心宇发现宏愿要去安南之后,娜哈对那个人的念想也就慢慢的变淡了。

    见到满满一盒子珍珠就偷拿两颗,打一身唿哨,那几个小的跟轰隆隆的跟着一起跑了。

    见娜哈并没有把钱心宇放在心上,云初,虞修容,崔氏三人齐齐的出了一口长气。

    长安城跟别的地方不同。百./度./搜./索.7./4./文./学./网./首./发

    长安城里的女子不知道是傻,还是性情刚烈,如果真的遇到了一个喜欢的男子,跟人家夜奔的事情也能干的出来。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李靖的小老婆红拂女的故事。

    不过呢得不到父母祝福的爱情,基本上没有什么好下场,万年县麾下的法曹,每年都会判几个这样的案例,每一个夜奔的女子的下场都好不到那里去。

    而娜哈绝对是长安女子中性情最刚烈的一个,以她的脾气,要是跟着钱心宇跑了,即便在外边苦死累死冤死也绝对不会喊一声后悔。

    想想自己从小当宝贝养大的妹子,如果因为一念之差过上卷宗中那些女子过的悲惨生活,云初就觉得自己的心都像是被剜掉了一块。

    这孩子就该找一个如意郎君,过上人世间最美好的生活,最后生儿育女度过自己近乎完美的一生,这才是云初对这个孩子的所有期望。

    「就是不知道以后会便宜哪一个臭小子」云初用酸溜溜的语气对虞修容道。

    虞修容笑道:「玄奘大师不是说了吗,娜哈的姻缘会从南边回来」

    「南边?那是蛮荒之地」

    「那可说不准,南边又不是只有岭南,还有东南呢,早就听说吴越之地也是人杰地灵的所在」

    「按照妾身之见,你妹子,你闺女以后嫁人的时候,恐怕天仙模样的人,也入不了你的法眼」

    云初想想自己的来历,这个时候再看这些大唐土著就有些悲凉。

    娜哈要是在以前的世界里,十五岁的孩子正是叛逆的时候,追星,打游戏,

    自由自在的胡作为非才是她干的事情,而不是从这个年岁就开始考虑她的婚嫁问题。

    虞修容终于拟定好了礼单,礼单的内容很丰富,上面的礼品绝对超过了崔氏女先生要求的数量。

    其中就有四匹大宛良马,这种级别的宝马,拿来迎娶公主都是好礼物。

    云氏后宅不大,站在月亮门附近,就能看到后宅的厅堂,丫鬟仆妇们已经将礼物装好了箱子,还打上红色丝绸花结,跟迎亲一个待遇。

    云初一抬头,就看到肥九站在月亮门上,正若有所思的瞅着摆在厅堂里的大小箱子。

    云初大喊一声道:「要看就进来看,躲的那么远做什么?」

    肥九犹豫了一下,这个从来都不踏进云氏内宅一步的人,竟然真的走进来了。

    「瞅瞅,咱们家马上就要请进门一位了不得的女先生,专门教娜哈她们学好,这里是礼单,你看看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

    云初笑吟吟的把礼单递给了肥九。

    肥九仔细看了一遍之后竟然皱眉道:「她不值这些钱,侯爷太高看她了」

    云初继续笑吟吟的道:「人家可是出自崔氏这样的显贵门第,能来咱们家,就该是咱们家的好运气才是」

    肥九眼睛看着礼单,嘴巴里却道:「侯爷不用套我的话,事情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我觉得这个女人不值这么些钱,有这些钱侯爷可以将曲江里的那一套买货卖货的手段更加的精深一步」

    云初一把夺过礼单怒吼道:「你这个混蛋啥都知道,偏偏啥都不说,你倒是把事情说出来啊,也给你家侯爷我省点钱粮」

    肥九没有理会暴怒的云初,而是将目光转向在院子里跟侄子玩耍的娜哈,眼中隐隐有泪光。

    最快更新请浏览器输入-M..COM-到进行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