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文学

首页 我用闲书成圣人
字:
关灯 护眼
卖报文学 > 我用闲书成圣人 > 第811章 就决定是你了:《牡丹亭》!

    慌慌张张,匆匆忙忙!

    为何洞房总是这样!

    云龙皇连续震颤祖龙圣居,陈洛不得已从里面跑出来,才知道是师外公找自己,连忙和陈萱以及师兄师姐打了个招呼,就跟着蒹葭离开了元海,前往梧桐林。

    ……

    与此同时,幽冥大丰。

    麟皇脸色惨白,抬头望着幽冥那深邃的天空,吸了一口烟,又吐了出来。

    上官婉儿有些担忧地望着麟皇:“陛下,您还好吧?”

    麟皇摇摇头:“朕无妨!”

    “只是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上官婉儿微微皱眉:“没有办法吗?”

    麟皇起身,踱步来到宫殿外的阳台,凭栏遥望,半晌,才说道:“佛门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青龙帝君也尽力了!”

    “眼下唯一有可能解此困局的,只有小洛了!”

    “丰都王?”上官婉儿脑中浮现了一道天天苦着脸吃地龙的人影。

    ……

    中央婆娑净土。

    “唉……”

    地藏如来仰面躺在大雄宝殿的屋顶,也在望着幽冥的天空。

    “这事……唉……我佛门……”

    “大道都被偷家了,我们有什么办法……”

    “唉……算了,和他们商……”

    “嗯?他们今天集体念经没喊我……”

    “说起来我在这里躺了三天了,真的没有人发现我吗?”

    “唉……算了算了,自古只有新人笑,何曾听到旧人唉……”

    “反正我被架空了!”

    “让新如来想办法吧……”

    “唉……睡觉睡觉!”

    “一个成熟的危机,会想办法解决自己的。”

    ……

    南荒,梧桐林。

    因为是师外公的急召,所以陈洛路上一点也不敢耽误,只用了三个时辰不到,就从元海赶到了梧桐林。

    赶到时,天刚微微亮。

    “帝皇,小洛来了。”蒹葭领着陈洛进入了林中,向青龙帝皇禀报道。

    青龙帝皇看了眼陈洛,挥挥手,让蒹葭退下。

    “师公,发生什么事了?”陈洛连忙上前,小心询问道。

    青龙帝皇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和西域伪佛有关!”

    陈洛脸色顿时严肃起来。

    西域伪佛最近安静了许多,但是陈洛却是知道,他们之所以安静,是因为将精力都投入到了幽冥战场。

    从自己化身的感应,中央婆娑净土没有异样,那就是师伯出问题了?

    “莫急,不是小曌那边出事。”青龙帝皇摆了摆手,说道,“就是因为小曌那边太顺利,把西域佛门逼急了,才有现在的危机。”

    “那到底是什么事?”陈洛也有些着急,跟老人家说话就这样,老要人猜。

    “天道拒绝两界归一!”青龙帝皇凝重说道。

    陈洛一愣:天道拒绝?

    没理由啊!

    两界归一,对于天道来说,增加了幽冥权限,是壮大天道的机会啊!

    天道没理由拒……对了,伪佛!

    “是那条佛门大道?”

    青龙帝皇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当年两界分崩,建木之灵自陨,化作了生灵长河,老朽曾受佛祖点化之恩,因此答应了当时的如来,以一己之力勾连两界,不让幽冥远去,自成天地。”

    “这么多年过去,小曌总算掌控幽冥天道,尝试催动幽冥与人间重新结合。”

    “一旦两界归一,生灵长河将被纳入天道规则之内,两界重现生死轮转!”

    “但是伪佛借助佛门大道之权,横亘其中,阻碍两界融合!”

    “若是强行归一,只怕会引来天道对幽冥大道的反噬!”

    陈洛微微皱眉,虽然没有听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是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主人的孩子要回家,结果家里的下人把门给反锁了。

    “当然,这么做对佛门大道也没有好处,但是他们现在应该也没什么办法阻止小曌了。”青龙帝皇轻声道。

    “儒门和道门不能做什么吗?”陈洛问道。

    “不行!这两家的道理,都不涉及幽冥!”青龙帝皇摇了摇头,然后那一双浑浊的眼睛精光闪闪地看着陈洛。

    陈洛一个激灵:“我……我能做什么?”

    “你的红尘……”青龙帝皇幽幽说道,“可以写幽冥了!大写特写!”

    “尽量多的让天道接受幽冥之道理!”

    “炸了伪佛堵住幽冥回归的那扇门!”

    陈洛一怔:炸门?

    早说啊,这是我的专业!

    没问题!

    ……

    离开梧桐林,陈洛没有返回元海,而是直接回到了中京。

    六师姐已经开始闭关炼化造化真龙血脉,他也要好好搞事业!

    比如外公这个订单!

    必须保质保量的完成。

    照例先回去感谢了一下叶恒,描述了一下云龙一脉对大玄的好感,让叶恒体会了一把大皇帝的乐趣。

    至于叶恒拐弯抹角问道风南止贺礼,并且说有谣言传风南止怀了他的孩子,陈洛只是微微一笑,劝这位大玄皇帝不信谣、不传谣。

    一切都要以他本人公告为准!

    君臣之间,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中!

    陈洛:我这态度,应该是否认了吧!

    叶恒:他这态度,应该是确认了吧!

    ……

    拜别叶恒,陈洛回到了安国公府,直接走进了书房。

    他铺开纸张,提起了毛笔,开始思考自己写什么。

    既然是伪佛用大道权限阻碍两界归一,那就直接写两界归一之后的模样!

    一时间,许多关于阴司的文章在陈洛的脑海中浮现。

    就在陈洛选择其中一篇打算下笔的时候,突然顿了顿,随后打消了自己的计划。

    关于幽冥,其实在《西游记》中“唐太宗夜游地府”、“孙悟空大闹阴曹”的章节中就系统说过,《聊斋志异》中的“陆判”一文,还有《子不语》的“洗紫河车”一文,也都提过。

    不过那个时候,陈洛刻意弱化和改动了一些表述,虽然当时也有讨论,但是没有引发太大的热度。

    现在很显然,第一篇就很重要,必须要将这讨论度给带起来。

    如果只是一篇短文,怕是很难做到!而且还得考虑老百姓的接受度。

    你不能上来就扔给他一个新奇的东西,要让他们主动接受设定。

    之前天道不许讨论幽冥,现在又说幽冥真的存在。

    这总要有个过程嘛!

    情,是所有人的共性!

    所以最好是以情为切入口!

    写情,又涉及到幽冥两界,生死轮转……

    陈洛眼前一亮!

    有了!

    “一生四梦,得意处唯在《牡丹》。”

    汤显祖:《牡丹亭》!

    ……

    这一天,整个中京的人都呆住了。

    安国公府上空,锦绣青云就没有散过,反而越聚越大,几乎笼罩了小半个中京城。

    就连大玄陛下都亲自赶来,在安国公府外站立了半天,本想进去,愣是被文相给拦住了!

    文相的话很简单,陈洛正在书写一部文华惊天之作,而且是长篇。

    此等锦绣异象,堪比当初陶渊明书写《桃花源记》、王羲之写就《兰亭集序》、王子安挥笔《滕王阁序》……

    谁也不许打扰!

    半圣也不行!

    他文相周左风说的!

    越是如此,越引来好奇,贩夫走卒、大儒贤能,都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望着安国公府上空的锦绣青云,想象着陈洛到底会写什么文章出来。

    渐渐地,有人看到那锦绣青云之中,隐隐出现了两个人影,恰如一男一女。

    一种浓郁的情思散发,所有人几乎同时,脑海中都浮现出一个身影。

    那身影,或许就是身边人,或许是懊悔的对象,或许是多年前的遗憾,又或许是求而不得的酸楚……

    “燕子……没有你我可怎么活?”突然有人被这情思感染,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红酥手,黄藤酒;春如旧,人空瘦……娘子,为夫好想念你啊!”

    “薛郎,我为你守了十八年寒窑,你人在哪?怎么还不回来!”

    一道道压抑的情绪突然释放,中京城内一片哭声。

    “孔夫子在上,这文章的道理太浓郁,太容易感人神魂了!”

    “安国公到底在写什么!”

    “是戏!”

    “安国公写的是戏!”

    “红尘情戏!那是红尘情戏!”

    “是了,安国公刚刚定下婚事,此时写的文章必然是情深之文!”

    “不要扯这么多,我就想知道,在哪里买票!”

    “嗯,许老七,你去哪?”

    “去哪?老子今日无事,戏院排队!”

    ……

    没有理会外界的纷纷扰扰,陈洛此时已经完全融入到《牡丹亭》的故事之中。

    《牡丹亭》原着乃是汤显祖,在后世被誉为和西方莎士比亚比肩的文坛人物,而《牡丹亭》则是他一生中最得意的作品。

    《牡丹亭》又名《还魂记》,讲述了女主杜丽娘一次春困,梦中见到一书生拿着柳枝来请她作诗,接着又将她抱到牡丹亭成就云雨之欢,等她醒来,方知是梦。

    再后来,杜丽娘按梦中的记忆,果然找到了牡丹亭,但是却没有见到那书生,从而相思成疾,不久之后竟然药石不治,就此死去。杜父将女儿埋在了老宅后园的梅花树下,并修了一座“梅花庵观”,嘱一老道姑看守。

    接下来便是幽冥之事了。

    那杜丽娘魂入地府,说起了死因,判官发现杜丽娘与新科状元柳梦梅有一段姻缘未完,于是放杜丽娘还阳!

    此时人间已经过了三年,柳梦梅入京应试,借宿梅花庵,偶遇杜丽娘的鬼魂,一人一鬼就此相爱,不久后被老道姑撞破,柳梦梅联合老道姑掘了杜丽娘的坟墓,杜丽娘尸体完好如初,如今重见天日,再度复活。

    那柳梦梅带着杜丽娘入京,自己前去拜见杜父,声称是对方的女婿,但是杜父知道女儿三年前已死,又得知对方挖了自己女儿的坟墓,偷了女儿的尸体,怒不可遏,判了柳梦梅斩刑。幸好此时柳梦梅中状元的消息传来,才让柳梦梅得以逃生。但是杜父认为柳梦梅也是妖精,写信上奏。

    那皇帝乃是明君,没有听信杜父的一面之词,而是将柳梦梅和杜丽娘一起召入皇宫,在“照妖镜”前验明正身,于是下旨父女相认,赐婚柳梦梅与杜丽娘。由此,一段相思而死,相思而生的故事就有了一个大圆满的结局!

    ……

    陈洛写完最后一折,长出了一口气。

    第一次系统描述生死轮转,确实花费了一些力气。

    不过,按照以往的规矩,《牡丹亭》应当会出一道七情吧!

    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

    如果没有意外,应该就是“思”了!

    《西厢记》凝聚了“喜”、《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凝聚出“怒”、《窦娥冤》凝聚出了“悲”、《铡美桉》凝聚出了“恐”,如果再加上这个“思”,不知不觉,七情已经凝聚五情了。

    还剩下“忧”和“惊”,七情就齐了。

    有些好奇,七情齐了以后会有什么变化呢?

    又是什么文章可以凝聚出这两情呢?

    陈洛的思维稍稍跑偏,随后他又赶紧收了回来。

    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赶紧将《牡丹亭》发出去,让柳景庄和洛红奴组织人排练起来!

    早一天上演,早一天缓解麟皇的压力!

    ……

    幽冥。

    麟皇勐然睁开了双眼。

    “陛下,怎么了?”守在麟皇身边的上官婉儿察觉到麟皇身上那一放即收的气势,连忙开口道。

    “无妨,刚刚感觉到了一丝天道的探查!”

    “天道探查?”上官婉儿愣了一下,天道没理由会入幽冥啊!

    “是小洛……”麟皇略微思索了片刻,“他的红尘书籍绕开了白莲伪佛的阻拦,勾连了一丝天道进入幽冥大道之中!”

    “不知道我那枚凤玺,凭借小洛引来的这丝天道之力,现在还能否感应?”

    麟皇喃喃自语了一句,重新闭上了眼睛,身后浮现出一道火焰凤凰的虚影,美丽而庄严。

    ……

    人间,偏倚处。

    正在轻点证物库的侯良平打了个哈欠,继续开始登记证物。

    每次大桉,柱国大人杀伐果断倒是威风了,但是接下来还要一系列的后续工作,就需要他们来处理了。

    比如到现在还没有弄完的蛊门桉!

    蛊门当年离开的时候,卷走不少朝廷甚至皇室之物,他现在需要一一登记入库,和内务府做交接。

    就在此时,他突然赶到一股气运之力,顺着这感应望去,侯良平发现在仓库深处,一个精致的盒子上,突然浮现了一只小小的凤凰虚影。

    “嗯?凤玺?”侯良平愣了一下,他自然知道那是蛊门核心宝物的凤玺。

    “奇怪,上面不是有封印吗?”侯良平打算上前查看一二,突然间那凤玺化作一团火焰凤凰,直接从他面前飞过,侯良平打算去抓,却抓了个空。

    “不好!”侯良平连忙追出去。

    此时就见那凤玺凤凰飞到了偏倚处上空,盘旋了片刻,随即飞向了皇宫!

    ……

    皇宫,御书房。

    叶恒此时很懵逼。

    他刚刚在看奏折,突然有一只火鸟从天而降,一头扎进了他的玉玺里!

    此时玉玺周围出现了一圈凤纹。

    叶恒自己检查着自己的玉玺,一脸心疼。

    没事吧!

    自己的圣君名号可就寄托在这玉玺上了。

    拿张废纸盖个章!

    还好还好,没坏!

    不过刚刚那只火鸟又是怎么回事?

    叶恒皱了皱眉:该不会和陈洛有关吧?

    ……

    此时此刻,安国公府中,陈洛也是一脸懵逼。

    他望着手中的丰都王印,皱起了眉头。

    “这玩意儿,怎么突然变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