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文学

首页 道诡异仙
字:
关灯 护眼
卖报文学 > 道诡异仙 > 第七百四十七章 修

    当那小姑娘拿起筷子,眯着眼睛贴着锅边看了好一会后,把筷子往锅里用力一夹

    等挑起来后发现筷子上,居然夹着一一个带着小半截時子的酱鸭头。

    小姑娘顾不上烫,欢天喜地的捧着那鸭头,向着-旁等待的两妹妹跑去。

    三个人如同吃山珍海味般分吃着这个鸭头,眼中充满着喜悦跟高兴,更小的一个甚至还仰着头咯咯略的笑出声来。

    白灵森默默的往前走着,她仿佛能感受到对方的开心,嘴角也微微上扬起来。

    自己曾经也有一个弟弟,自己有好吃的,也会分给他吃。

    看着她,白灵淼仿佛看见曾经的自己。

    她走着走着,走到一处巷口,里面很是热闹,里面的一-对新人正在拜着嘉神成亲,每个人都笑着起哄着,仿佛刚刚还经历的磨难只是假象。

    没有喜糖,就拿出两块珍藏的柿饼,切成一一小块一小块分下去当喜糖。

    这样的喜糖并没有人嫌弃,都反而吃的津津有味,放在嘴里不敢嚼,专心尝若着这得来不易的甜味。

    也有一些人没有吃,他们小心翼翼的把喜糖放进怀里,准备把这好东西带回家的.

    「他们都死了,都去无生老母的真空家乡?」

    白灵森这个念头刚起,瞬间她就感觉到自己瞬间瞎了,当初舍利子给的他心通没有了任何反应,自己感觉到一片漆黑。

    「不对,他们...他们没必要去真空家乡,他们只要活着就很好了,只有我这种需要逃避的人才需要真空家乡。」

    忽然间白灵森感觉到自己那因为舍利子得到的,他心通感知的范围变得更远了,两三里外的动静自己都能感觉到。

    下一刻,她感觉到了李火旺,此刻的他正在大街上,对着一位青皮说着什么。

    「李师兄?」白灵森右脚刚要抬起却停了下来,感受着自己范围内其他人的喜怒哀乐。

    过去的自己把自己的情感看的太重了,但是其实这种情感并不是人生所有。

    跟白莲教所有信众的命比起来,这份情感是如此的渺小。

    白灵淼转过身来,向着白莲教堂口走去。「二神.咱们走吧。

    「去哪?

    白灵森一边感受着小半个城池的人,-边缓缓开口说道:「太多人,太多天因为我们而活,我们不能--不能顾着自己.」

    「我们去想办法不让更多人失去他们的家人,家人去世的感....很不好,我不想让我的曾经的经历在更多的人身上重现。」

    「呵,好啊,至少不拧巴了,吕秀才那小子都能做得到的事情,我们难不成还比不过他那烂人?」

    咕嘟咕嘟,一处伙房内,开水不断的煮着锅里石头.一位头戴白巾的男人认认真真的往灶里填着荣火.

    当胡彪按照惯例,用筷子截了戳那锅里的石头时,表情顿时无比激动起来,石头真的被自己煮软了!

    石渎爷爷说了,只要石头煮软,只要吃下去就能包治百病还能得道成仙!

    「爹!爹!」胡彪领着装着石头的陶瓷罐头兴奋的向着外面冲去。

    可等他刚冲出门,就瞧见自己的师兄提着一口锅向着这边走来。

    胡彪连忙强装镇定,提着煮软的石头往家走。

    可就在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胡彪瞧见自己的师兄,忽然举起手中的锅向着自己的瓦罐撞来。

    伴随着陶瓷碎裂声,胡彪的石头顿时滚落到了地上绵软的弹了弹,而这一幕把胡彪的师兄,眼睛都看直了。

    「你!你小子真煮成了!居然是真的!」

    这话一出:从屋檐上,窗

    户里,还有木门后面都露出一个个法教脑袋来,他们眼中带着震惊跟渴望的看着地。上的石头。

    胡彪当即伸手把那绵软的石头抓起来,就要往嘴里塞.

    「抢啊!!」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声音,让在场所有法教信众都红了眼,纷纷向着胡彪扑了过来。

    面对着能成仙的机会,曾经朝夕相处的师兄弟们瞬间反目成仇自相残杀,一时间不长的巷子里顿时腥风血雨.

    那块变软的石头不断的易主,哪怕被人吃下去,也会被其他人拨开肚子挖出来塞进自己的嘴里。

    两柱香过后,巷子已经被血水跟尸体完全覆盖了,仅剩的伤痕累累的两人彼此的看着,胡彪是其中之一

    他摇摇欲坠的站在那里,喃喃自语的不断说着:「这是我的...这明明是我的....

    而此刻的李火旺站在屋檐上,看着下面发生的惨剧,石头并不能煮烂,这其实只是李火旺的算盘罢了。

    当瞧见最后一人迫不及待把那东西吞下肚子,却并没有成仙后。那绝望崩溃的表情时,他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来。

    不得不说,耍人的感觉真的很好,尤其是要自己敌人。

    感受着那非罡不断涌入自己体内,李火旺满意的点了点头,直接跳下去,一脚把那人的脑袋给踢爆了。

    此刻李火旺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坐忘道一耍就耍很多人,因为哪怕骗凡人的非罡再少,只要积少成多那也是一部分收入。

    而且坐忘道的一些高手,甚至还喜欢设局,只要好好的维护好这个局,非笔就可以细水长流,如同泉眼一样源源不断的涌来。

    设局可以复杂也可以很简单,甚至仅仅只需要一条谣言就行,自己几年前遇见的缩阳骗局,就是坐忘道的一种局.

    相比感受着体内逐渐变多的非罡,李火旺觉得自己的心态的变换更重要。

    过去的他总是分不太清真假,但是随着欺诈的次数越来越多,他终于感觉到了真正的真,还有真正的假之间的区别。

    坐忘道容易骗着骗着就失去了真心,容易觉得什么都是假的。

    礼义廉耻是假的,亲人朋友是假的甚至连自己都有可能是假的。

    既然一切都是假的,那做事情来自然是百无禁忌。

    修真不修假容易走火入魔,但是修假不修真同样也会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