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文学

首页 穿成修仙文炮灰女配后
字:
关灯 护眼
卖报文学 > 穿成修仙文炮灰女配后 > 第715章:答应

第715章:答应

        见顾明雪离开后,林晟歌深吸一口气,看了看四周。

        只是他也知道,自己就算想要隐瞒一些事情,但是这里是灵道宗的地盘,他的那些什么阵法都是没有什么用的。

        沈清一倒是没有说什么,领着林晟歌坐到了院子里的座椅上。

        从储物空间内掏出一壶灵茶,慢慢给林晟歌沏茶。

        浓郁的茶香扑面,林晟歌吸力吸鼻子,顿时神清气爽。

        而这还只是茶外溢的香味。

        林晟歌如今虽然已经筑基大圆满,也活了这么久,可是看着面前那低垂眉眼的女修,心里到底没有如同面上这般平静。

        只不过想到第一次灵道宗登门时的相见,如今登门时的相见。

        如今的女修与当初相比,少了太多的锐气,如今身上那种气息……

        用林晟歌的话来讲,就是与他见到的一些凡人有些相似,可是却又透露着一些返璞归真的意思。

        只不过想到如今她的状况,到底是叹了一口气。

        沈清一的面无表情,情绪的毫无起伏,都让他不由联想到如今修仙界的传闻。

        “林家主,为什么叹气?是可怜我吗?还是为我如今废材的身体叹气?”

        少女的话是如此,可是林晟歌却没有感觉到太多的愤怒和恼羞成怒,还是那么淡淡的。

        “我……我今天来,并无嘲讽羞辱你的意思,我来就如我所说的那般,为了血脉而来。”

        沈清一抬头看了一眼坐的端坐认真的林晟歌。

        “请说。”

        林晟歌呼出一口气。

        如今的沈清一到底是比起曾经客气了许多。

        “林家的血脉有些特殊,这里面有些秘密,也牵扯不少。”

        林晟歌从自己的储物袋中掏出一枚玉简,递给沈清一。

        “沈……小友大可放心,林某并无谋害你的心思。这枚玉简上也并没有做任何手脚。我林某也可以对天道起誓!若有谋害你之心,天诛地灭!所以沈小友可放心,查看。”

        沈清一挑了挑眉。

        “不过,还请沈小友看完之后,能够销毁它,并且摆脱你,为我林家守住这个秘密。”

        沈清一看着林晟歌手里的玉简,微微皱起眉头。

        她也不是个特别蠢的人,到了这个时候,还看不清这里面有些东西。

        说实话,她知道了太多事情,也藏着太多秘密,着实不怎么喜欢其他的秘密了。

        见沈清一没有接手,林晟歌张了张嘴。

        “还请你……”

        沈清一到底是伸出了手,林晟歌这般执着,加之他们曾经的关系放在那里,这件事情,很有可能不是她想不知道,就能够避开的了的。

        玉简落入手掌,沈清一当着林晟歌的面,探出了一丝神识。

        她当然还是警惕的,对于她而言,如今活着,就必须时刻保持警惕小心。

        只是当她看到第一句话时,眉头就不由皱的更紧了几分。

        随着时间的推移,半响,沈清一终于浏览完玉简。

        轻轻放下玉简,看向林晟歌的眼神有些复杂。

        她万万没有想到,林家……竟然有着这么一段过往。

        那些血色怪物。

        联想到当时血色怪物初降临时,脑海中又不由想到后来它们生了灵智。

        血色怪物,陨炎界变异,林家,仙界之人……

        一件一件,看似毫无干系,可是这冥冥之中,似乎却有一根线,在无行之中,把他们串联到了一起。

        “林某知道如今沈小友不方便做什么事情,林家也并非想要索求威胁什么,只是希望,如今的林家不要再重蹈覆辙,所以林某恳求小友能够……把这件事情,稍微上心一些。”

        说到这里,林晟歌站起身,竟然对着沈清一深深的鞠了一礼。

        他们两个,本就有着血脉相连,而且还是血脉至亲。

        若是被一息修士看到他对着沈清一行礼,指不定会嘲讽他,老子竟然给女儿行礼。

        只不过林晟歌经历了一些事情,自血色降临的那一刻,他们嫡亲一脉,就没有不担忧的时候。

        甚至他们已经做好的最后最坏的打算,纵使嫡系一脉全部陨落!

        他当然也不想与沈清一再有交集,毕竟他也不喜欢三番两次的热脸贴上冷屁股。

        而说到底,他们与沈清一之间,无非是立场不同。

        沈清一这般做也无可厚非,毕竟这些种种也是老一辈的恩怨。

        把这些恩怨迁怒到沈清一身上,也不怪别人冷脸相待。

        而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纵使如今的沈清一沦为废人,可是她曾经做下的种种事情,哪一件不是轰动修仙界的?

        这般焦点一般的人物,自然也很容易被人注意到。

        若是没有血色雾气还好,可是如今血色雾气降临,这就不得不让他们选择与她说清楚。

        沈清一当着林晟歌的面,把玉简一把捏碎。

        化作粉末的玉简,飘飘扬扬,消散在天际。

        “林家主,大可放心,今日你来找我之事,明天也会有人说是你林家来报当日之仇。”

        “沈清一……!”

        林晟歌不由猛地站起身。

        他清楚,沈清一这般说,于林家而言,纵使会丢去许多颜面,会被一些修士看不起。

        但是却等于把他们从最大的危险中摘除。

        林家老老实实躲藏多年,一直蜗居在困北域,也从来没有什么惊动人的事情,说是最惊动人的,大低就是出了一个……沈清一。

        林晟歌深吸了一口气。

        “沈清一……我林家虽然想要活命,但是也不必如此……若是一些事情躲不掉,我,林家也不畏惧死亡!”

        他们林家虽然如今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家族,里面也存在许多腌臜事情,也有着所以家族都躲不掉的纷争与内斗,可是林晟歌相信,若是遇到了危险,他们亦然可以像老祖他们一样,不畏战斗!不畏死亡!

        而且如今的沈清一受人非议,这天下不知道多少修士在看她笑话,亦或者这天下不知道多少修士在表面上为她打抱不平,实则背地里幸灾乐祸。

        他们困北域虽然是弹丸之地,可也王脏俱全,见识过许多家族的兴盛衰亡,见识过许多修士的生老病死,天下之事,天下之人,大低都逃不过,人走茶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