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文学

首页 穿成修仙文炮灰女配后
字:
关灯 护眼
卖报文学 > 穿成修仙文炮灰女配后 > 第709章:相见

第709章:相见

        佘子江再次愤恨自己的弱小,若是他能够强大一点……

        纵使佘子江面上神色不显,可是眉目间深藏的痛苦忧伤,还是落入了沈清一的眼中。

        微微叹口气。

        轻轻握住佘子江的手掌,放到自己的脉搏上,体内灵力一动。

        佘子江不敢太大动作,怕弄伤沈清一,然而当手指触碰到那纤细白皙的手腕时,顺着手腕上的经脉,佘子江立刻就感受到了一股澎湃的灵力。

        瞳孔不由微微放大。

        看着佘子江眼里的不可置信,沈清一开口。

        “师傅,我知道……但是你明白吗?”

        佘子江听到自家徒弟的声音,回神看向沈清一,当触碰到自家徒弟的眼神时,佘子江心不由一酸。

        他家的徒弟……

        又……长大了……

        而这成长的代价……

        佘子江闭了闭眼睛。

        “师傅知道了,师傅一定会保护好你!”

        佘子江感受到的那股澎湃力量,就是从沈清一丹田内散发出来的,只不过还是她控制下,佘子江感受到的。

        体内的那股能量已经从丹田外融合到了丹田内,不,说是融合,倒不如说是隐藏!

        虽然身处丹田内,可是却是独立存在的。

        但却让沈清一更好吸收了些,就像是一个直接储存能量的巨大储藏室,直接提供向沈清一。

        佘子江有太多话想要问出口,可是他也知道如今的修仙界正处在风口浪尖上。

        自家的徒弟已经昏睡了三年,这三年可不是假的。

        那些流言蜚语从来就没有断过。

        纵使他不想再让自己的徒儿再遭受这般非议,可是却更想要自家弟子平安顺遂。

        她抗下的已经够多了,接下来的该是他们抗才是!

        “清一……如今你醒过来了,是好事,你有什么想要做的,想要吃的都可以跟师傅说。”

        沈清一点头,轻轻的枕在佘子江的肩膀上。

        佘子江不复从前温润清爽的模样。

        下巴处长出了许多胡茬,曾经的满头黑发竟然也生出了不少白发。

        都说修仙界修士想要白发,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佘子江见到自家徒弟的眼神,伸手慈爱的摸了摸自家弟子的小脑袋。

        “师傅都已经几百上千岁的人了,头发哪能不白啊?”

        沈清一没有说话,因为她离开的时间,从进入宗门到现在,也没有超过一百年。

        一百年对于许多凡人而言,就是一生,对于一些修士而言,尤其是高阶修士,不过是眨眼叹息间。

        然而这眨眼叹息间,佘子江已经发生了太多改变,不仅仅是佘子江,这世间的许多事务和人都发生了太多改变。

        见沈清一没有说话,佘子江把自己的头发捋到后面。

        “师傅有丹药,不过是一颗丹药的事情。”

        的确,有些丹药有养颜美容的功效,其中黑发生发的丹药也自然存在。

        只是佘子江的白发,却不是如同凡人那般。

        是他日思夜想,修炼疯狂不惜燃烧自己精血战斗,所留下的。

        不过佘子江是不会告诉自己的徒弟。

        当然,若是沈清一在乎,他也会想办法把头发变黑。

        佘子江轻轻的拍打着沈清一的后背,就像是对待一个小孩子一样。

        一开始沈清一还有些尴尬,毕竟这是师傅对她小时候才会做的,可是渐渐的,随着佘子江的拍打,沈清一的眼皮子越来越耷拉,眼前也越来越模糊。

        纵使她睡了三年,此刻刚刚突破不久,她还是感觉有些困。

        当耳边传来沉稳的呼吸声时,佘子江拍着沈清一后背的手渐渐放慢,然后收起。

        轻轻的把沈清一放平在床榻上,给她盖好一床被褥。

        佘子江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已经熟睡的自家徒弟,就如同过去的三年中的每一天一样。

        傍晚的时候,池虞按例来给沈清一检查,却看到守在沈清一床旁边的佘子江。

        “师兄……”

        佘子江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池虞张了张嘴巴。

        其实她想说,若是小丫头能够听见,并且醒过来,是最好的。

        然而池虞进来的声音就算再小,沈清一作为一个修士,还是被这动静惊醒。

        睡了一个下午,沈清一的精神格外的好,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沈清一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也让托着药碗的池虞彻底惊呆住。

        “嘭!咔嚓!”

        碗落地,发出清脆的咔嚓声,灵药液溅的满地都是。

        然而池虞的眼神却死死的盯着已经被佘子江扶起半靠在床上的沈清一。

        “清……清一……!”

        池虞震惊的声音响起,回过神后,猛地上前。

        想要伸手摸摸小丫头,可是看到她那依旧苍白如纸的小脸,双手有些无措的举在半空中,一时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池……池虞师叔……”

        池虞深吸一口气,慢慢靠近。

        “感觉怎么样?”

        沈清一笑了笑。

        “挺好的,还活着。”

        池虞的心猛地一抽,感觉眼睛也有些酸酸的。

        “傻丫头,醒过来就是好事。往后,只会越来越好。”

        沈清一笑,与佘子江对视了一眼。

        佘子江拉起池虞。

        “她身体还虚弱,就让她好好休息吧,明天我们再来看你。”

        沈清一点头,静静的躺在床上。

        池虞看着她那副脆弱的样子,眼眶里的湿润都有些压不住了。

        曾经那个阳光温柔的小姑娘……

        佘子江知道池虞的心情,拉着池虞离开了沈清一的房间。

        出去一趟,也并不是一无所获。

        至上在回来的短暂时间里,她还是听到了一些风声。

        三年已经过去了,可是仙界这个时候才传来消息,而且还是那什么堕神小界的消息。

        如今这消息出来,虽然引起的轩然大波,堕神小界早就闻名浮生万域,无数界域都曾听闻过其的名声。

        如今落在他们的头上……若是曾经,他们定会欣然不已,只是有了种种事情之后,一些修士还是难免的会生出一些别样的情绪。

        这般下来,堕神小界竟然没有一个人报名参加。

        若是放在其他界域,或许这进入的名额都要被争破了头颅。